主页 > 科技前沿 > 鲁智深如何从一个从执着名利到大彻大悟的?_人文频道_
鲁智深如何从一个从执着名利到大彻大悟的?_人文频道_

鲁智深的故事大家应该都非常熟悉,简单的说一下他的生平吧,拳打镇关西,大闹五台山,拳打小霸王,倒拔垂杨柳,大闹野猪林,落草二龙山,聚义梁山泊,林中捉方腊,圆寂在杭州。鲁智深是一个贯穿了水浒传全本的好汉,他因怒而起,以静而终,因义而起,以笑而终。

鲁智深从一开始就不是个甘于平淡的人,生就一股英雄气,没事都能惹出事来,他这种人不管在哪儿都是想要当头头的人。

因为救了金翠莲,鲁智深不得已到五台山出家,鲁智深好酒,酒后就喜欢发酒疯,第一次发酒疯,寺里十几个和尚没摁住他,第二次发酒疯,把庙里泥塑的金刚给打碎了。智真长老不好意思在包庇他,只能把他推给自己的师弟,大相国寺的方丈智清长老。

此时的鲁智深对于功成名显还是相当重视的,就算做和尚,也要做那个有权力管人的和尚,他给智清长老要“官”的时候非常的有意思,原文是这样的:

智清长老道:“你既是我师兄智真大师荐将来我这寺中挂搭,做个职事人员,我这敝寺有个大菜园,在酸枣门外岳庙间壁,你可去那里住持管领。每日教种地人纳十担菜蔬,余者都属你用度。”

智深便道:“本师智真长老着小僧投大刹,讨个职事僧做,却不教俺做个都寺、监寺,如何教洒家去管菜园?”(我曹,我是来做官的,你让我去管菜园子???)

首座便道:“师兄,你不省得,你新来挂搭,又不曾有功劳,如何便做得都寺?这管菜园也是个大职事人员了。”

智深道:“洒家不管菜园,俺只要做都寺、监寺。”

知客又道:僧门中职事人员,各有头项。且如小僧 做个知客,只理会管待往来客官僧众……那管塔的塔头,管饭的饭头,管茶的茶头,管东厕的净头,与这管菜园的菜头。 这个都是头事人员,末等职事。假如师兄你管了一年菜园好,便升你做个塔头;又管了一年好,升你做个浴主;又一年好,才做监寺。”

听了这么一番话,鲁智深才说:既然如此,也有出身时,洒家明日便去。

”也有出身时“这句话很重要,,鲁智深不是个不讲道理的人,就像此时,只要把上升渠道给他说清楚,他是非常讲规则的人,因为他觉得,凭着自己的能力,出头也不过是几年的事。鲁智深的一生,其实是想要遵守规则,却又不得不打破规则的一生。

在拳打镇关西的时候,其实鲁智深是没有想过要打死他的,只是想教训他一下,他在消遣镇关西的同时,也是在给金翠莲父女争取跑路的时间。拳打镇关西是不得不为之的,因为金翠莲不管从法律方面还是社会层面上来说,都是属于镇关西所有的,通过正常规则是完全不能把金翠莲解救出火坑的。鲁智深只有动用武力。

在五台山的时候,他两次大闹五台山,看上去是发酒疯,主要原因还是在五台山他没有出头之日,只能借酒浇愁愁更愁。五台山毕竟是小庙,容不下鲁智深这尊大佛,所以智真长老才会把他推荐到大相国寺。到大相国寺之后,好酒的鲁智深好像再也没醉过。

智真长老曾经向众僧说:智深虽然杀人放火,但是是能成佛的,你们都不如他。当征辽归来,鲁智深再上五台山。原文是这么说的:

洒家常想师父说,俺虽是杀人放火的性,久后却得正果真身。今日太平无事,兄弟权时告假数 日,欲往五台山参礼本师。就将平昔所得金帛之资,都做布施,再求问师父前程如何。

此时的鲁智深仍然是执着于前程的。他虽然是个和尚,却跟世俗人无二。

但是,当他经历了征讨田虎、王庆、方腊之后,宋江告诉他可以还俗为官,在京师图个荫子封妻,光耀祖宗报答父母劬劳之恩时,鲁智深的回答是:洒家心已成灰,不愿为官, 只图寻个净了去处,安身立命足矣!

宋江又说:既不肯还俗,便到京师去住持一个名山大刹,为一僧首,也光显宗风,亦报答得父母。智深听了,摇首叫道: “都不要,要多也无用。只得个囫囵尸首,便是强了。”宋江听罢,默上心来,各不喜欢。

此时的鲁智深,已然看开了,心里通透。而宋江,从头至尾,他的名利之心就没有变过。不知道你是否注意过这个变化,在上梁山之前,道上的兄弟们提起宋江都是莫不是山东及时雨宋江宋公明哥哥,然而上了梁山之后,宋江的绰号就变成了呼保义,呼保义诞生之后,及时雨就死了!上梁山,也不过是实现自己人生价值的不得已的一个手段。

鲁智深被称为天孤星,他真的是一个孤孤单单而来,赤赤条条而走的好汉,一生只为他人付出,却很少用得着别人为他付出。

参考文献:《水浒传》